今天是: 
邮箱 |  联系方式 |  登录

昕苑

共青团南京师范大学泰州学院委员会当前位置:首页 > 昕苑 >正文
团刊《听苑》——第24期“且听风吟”
发布时间:2010-12-28 16:32:31 作者:dxs 来源: 阅读次数:30

这一季,我倚在向日葵的缝隙里聆听秋天


                                                  文/李丹青

要承认,我一直在守望未来,因为未知的或许就是最美好的。秋天,埋葬了夏天,却没有专心听过落叶唱的离歌。伤感总在诗人的嘴角流出,我不是诗人,我是个过客,倚在向日葵的缝隙里聆听秋天。

                                                                ——引言

经历了一个不寻常的夏天,七月流火的前恐后,如此萧瑟的秋悄然而至,占领了整个季节,一大早我就在阳台上眯着眼睛眺望,一阵寒风,寒颤,一句抱怨。我对自己说:秋天来了,冬天还会远吗?
   这是一个寂寞的季节,耳朵里回响的音乐,呼吸里夹杂着雾气,手里的课本,急促或缓慢的脚步,早的鲜香,牛奶的甘醇,过腻了这样生活的人是会厌恶的。我很讨厌赶早,但是我的神经在早上发刺激。或许矛盾也是一种生活态度,不喜欢繁忙,但又厌恶安详!
   总是习惯在这样一个悲伤弥漫的秋季里怀念过去,我承认我是一个喜欢怀旧的人,想念从前,想念那些岁月中的落落野花,想念那些年那些温情的人和事,不知道上天是用怎样的一种方式提醒我们,过去了的就成了记忆!很多东西已不敢去开启或是去触碰,无论快乐的悲伤的,珍藏起来,束之高阁……
   最近听的一些音乐都很赞,浓郁的怀旧风让我可以再次聆听那些过往的音符,叮叮当当,响彻耳畔,温柔而且惬意,一如秋日的暖暖阳光。

校园里的那棵银杏树,凋零了最后一片叶子在风中婆娑身影,寂静的走过然后仰望,那些生命的消逝与重生,秋风的萧瑟与伟大。承认我是一个俗人,甚至没有一次读懂过梵高笔下的向日葵,可是我却读懂了秋天金黄的颜色,那饱满的色调,铺垫我们的视野,一直延伸到秋天渐冷的阳光里。

秋天的田野,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静谧,你可以看见夕阳是如何轻拂田径边的那棵老榆树;你可以看见夕阳是如何剪断了天际边的那抹云絮当你在淡青色的黄昏里,静坐在图书馆,翻阅着张爱玲的《茉莉香片》,聆听她诉说的相思柔情时,我已经静静地走向了那片种满了向日葵的田野。此刻,所有的思念,都是一颗颗饱满的的籽粒,鼓出了有些颓败的花朵。

这时的向日葵,依然挺立着,天光下,一幅一幅的剪影,像森林般的竖立在瞭远的原野上。我的惆怅,开始跋涉在城市与原野之间。秋天让我深陷回忆,好想就这样,倚在向日葵的缝隙里,聆听秋天。

夕阳下,我默守着秋天的诺言,等待岁月的流云飞过的头顶,让一片金黄色的希冀,滑过的心扉。秋天,以一种无声的声响飘零耳畔,声声悦耳。

假如是这样,你是否还会停留在秋雨的缠绵里,在流淌着的夜色里,默读着秋天的寂寞,让秋天的孤独,包裹在厚厚的壳里,听着晚来的雨敲打着门前的那棵树,一页一页的读着唐诗宋词里的悲欢离合,粘手成欢,落地成诗。于是我开始执笔描摹:

    古旧的墙上纵横交错的藤蔓

    从她们的叶间流淌着的细碎的阳光

    恍若在我心间沉寂了多年的梦

    被反复晾晒了许多次的日子

    它们真的就日渐干瘪了

    只剩下风的啜泣

   

    我的泪珠镶在大地的心口

    她是否知道我曾

    无数次被她的沉默感动

   

    秋天的草开始邀约着死去

    它们安静的以华丽的姿态

    在秋风里清唱着挽歌

   

    我想我该低下头颅

    看看我的脚尖

    膜拜那些附在上面的从岁月里走来的泥土

   

    那些一直沉默着的小小的诗人

    在我匆忙的行走中唱着寂寞的歌谣

    等待我在某个清晨或黄昏停下脚步去聆听

   

    可是我的眼睛看到的

    都是那些渐行渐远的背影

    还有一些在记忆里模糊了的轮廓

   

    我走过秋天

    满怀思念

    这一季

    倚在向日葵的缝隙里

    聆听秋天


秋思

                                                   文/任丹

院里的梧桐树,在风中簌簌发抖,一片片黄叶随风飘落,使我不禁想到《野望》中“数数皆秋色,山山惟落辉”的纯美的画面。是啊,多少人赞美过秋天,因为它是一个金色的季节,是一年中最辉煌、最值得骄傲的季节。然而,秋天又是一个失意的季节。每见树叶儿纷纷飘落,心里便不是滋味,好像是蓄了好久的一头长发被妈妈无端剪掉一样。花谢了,草黄了,世界仿佛有点暗淡了。

诚然,对于春天的花蕾来说,秋天的果实是一种很好的圆满;然而,对于春天的蓬勃与朝气来说,秋天却是萧条与落寞的。可以说没有哪个季节比秋天更让人感到生命的丰富与璀璨,也没有哪个季节比秋天更使人体味到生命的枯萎与凋敝。我不得不承认上帝的无所不能,因为它竟能将这样两种不和谐的情境戏剧性地结合在一起。同一时刻内,这边是丰硕与欣喜,而那边是落寞与沮丧。

有一些人,他们为了某一目标而苦苦追求,于是就在此时,这个金色的季节,追求终于得到了回报,汗水凝结成胜利的果实。当他们得意地品尝着馥郁甘甜的果实时,往往满意衰减了曾经拥有的抱负,知足抹杀了那份往日的激情。他们看错了秋天,他们过早地沉醉了,以致面对严冬中的战栗而手足无措。

还有些人,他们也看错了秋天,面对瑟瑟的秋风,簌簌落下的秋叶,迷茫而阴冷的秋雨,他们满怀苍凉与惆怅,守在记忆的路口,一味回首那春华的生机与活力,而将自己埋葬于苦闷的深渊。一个人失意太多,又怎能磨炼自己,为来年的春献上一抹绿意呢?

秋天是丰富的,我相信我们不是所谓的“一些人”。面对秋天,别忘了,我们不能沉醉太久,我们仍得鼓足勇气,去接受那风霜严冬的挑战,只有不满足,不泄气,努力追求,你的四季才是美丽的,你的人生才是精彩的。同时也别忘了,秋天过后,便是冬天,而冬天一到春天还会远吗?面对秋天的萧条与冷落,不必唉声叹气,不必失意惆怅,更不必苦闷彷徨。果实之中,包含着新生的种子;落叶枝头,孕育着萌动的嫩芽。只要我们拥有一颗坚韧刚强的心,对生活充满信心,秋天就不是调零,不是终结,而是开始,是新生。

让我们看清秋天,迸发一冬的力量,向春天迈进!

秋天的童话

杨媛媛

   在那片深蓝的天壁里,是否承载着你我都不曾企及过的秘密,那些秘密,隐匿在秋季特有的心情里,在眼角匆匆一瞥里,辗转出千万个蹁跹舞起的身影。

   打小的记忆,秋天总是被祖辈们打上了伤感与离别的印记。秋天的风无故的吹走那一叶叶离家的舟吹散那一幕幕离乡的眼泪,吹落那百转柔肠的凄婉伤楚,流离失所。

   但在这个特殊的秋天,温润如玉的天壁上映衬的却更多的是那些温柔的心情,那些清新与澄明让空气里充盈着更多年轻的味道,在清晨不知名的禽鸟啼鸣里;在阳光暖洋洋的色泽里;在你我白衬衣的衣角之上,响起风铃般干净稀落的笑声。

   如孩童般,笑靥如花

   总以为秋季是如梵高向日葵般的热烈巨大的橙红色骄傲的扑向苍穹,引领无数回归与离别。但却依然记得课文里那一句“大雁一会儿排成一字型,一会儿排成人字型”是在那纯白色的年代里对秋最为感性的认知。

   那时年幼的孩子在一飘一摇的水杉和梧桐零落的叶片间穿梭。红红的院墙高高的台阶,干枯的芦苇倒插进天壁里,家门口那两棵高大的梧桐,在秋天静穆的蓝天下变得黄叶苍苍。黄色的小花狗慵懒的趴在阳光下,似乎在等待孩子给他一个怜爱的拥抱。

   远处的那群孩子在微风中歌唱,我仿佛看到那时坐在夕阳的自己,高高举起手臂欢呼,目光如星。

  “好玩么?”

  “好玩,太好玩了!我兴高采烈的回答,而其实除了着实好玩,当时那构造简单的大脑,并没有想到别的。多少白天又多少黑夜流去,我才终于明白我才懂得——那一声轻快地问话下所蓄籍那片秋季独有的沉重。

   记忆里那些踏着厚重梧桐叶离开故乡的旧人,那些在记忆里绚烂异常却最终默默走开的人,那些关心别人胜过关心自己的身影都会在自己不经意的走神里,低声的哭泣。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秋季最撕心裂肺的注解。

   我们是那样的年轻,那样的幼稚,那么的不懂生活,甚至那么的不懂我们自己,而当我们遭遇的坎坷,挫折,不幸和悲伤过去之后,才刚刚对这些有一丁点的明白,许多的美好珍贵,已如东去的流水般,一去不复返。

   也许,我们注定要走过稚嫩的春天,狂热的夏天,才最终能收获秋的那一份宁静与致远。收获成功与过失。让生命如冬雪般纯洁而圣穆的凋零。最终重归源之于她的泥土。

   这个秋天,倏然的明白,要去珍惜那些被我所一直忽视的

   光阴

   微笑

   那些默许的眼神……